常向忠:國際舞臺的商務“尖兵”

              發布日期:2019-03-14 字號:[ ] 分享

              翻譯、施工員、外事秘書、合同管理員、商務主管,這一個個似乎沒有什么內在聯系的崗位,卻因全部集合在他的身上而令人刮目相看,他就是塔爾萬迪項目上的“多面手”——商務合同部主任常向忠。

              自2004年畢業進入一公司,常向忠已在電建一線兢兢業業地工作了13年。這13年中,從BALCO項目一期到國際公司,再到塔爾萬迪項目,他始終堅守在一公司國際事業的前沿,成為一名不折不扣的國際電建人。 

              從頭再來,成功轉型

              2010年新婚之后僅兩個月,常向忠積極響應公司投身海外項目的號召,再次只身踏上了印度這片神奇的土地,再次與這個神奇的國度續寫了一份不解之緣,如今已是七載。

              他再次入印之時已是而立之年,即將從事的是合同管理這樣一個他從未嘗試過的新工作。古人云“三十而立”,而他在而立之年確是一切從頭開始。在新的工作環境和崗位中,自己的同事大部分一個個比自己還要小很多,年齡上自己儼然已成為一個“老大哥”。但工作和業務上他并沒有以“老大哥”自居,而是經常虛心向他們求教,并經常幽默地稱自己是“老工人新手”。面對陌生的崗位,他沒有茫然失措,而是以積極的心態去面對這一切,因為他相信“態度決定一切”。由于他的虛心求教和努力學習,不斷地提高完善自己,再加上其自身的語言優勢,很快他便適應了新的工作崗位。在新的崗位上,他負責起了整個項目電熱合同的招標、談判、合同簽訂等工作。

              在電熱合同招標文件的起草以及談判階段,他認真負責,對繁瑣的合同條款進行不斷地、反復地通讀鉆研;就合同關鍵條款組織合同招標團隊人員共同進行討論、完善。例如,在以往的合同中,對施工電源的描述為我方免費給分包商提供一個電源點進行引接。但針對印度電網不穩定的特點,避免以后分包商以停電影響施工為由向我方進行索賠,他組織大家對合同中有關施工電源的條款進行了修改,增加了我方不保證連續供電,同時要求分包商自備電源。再如,在與分包商的合同談判中,我方與分包商進行節點工期的談判時一般較為艱難。由于工作面移交、材料到位不及時等方面的影響,往往容易引起分包商的索賠,特別是對電熱專業其施工條件受到其它專業限制極大。他通過與我公司印度其他項目的溝通交流,及時吸取之前的經驗教訓,對合同中的各個節點,提出了以時間段取代具體移交時間點的方案,從而大大減少了分包商以后施工過程中進行索賠的可能性,為公司爭得了利益。

              一個大合同的所有流程下來,整個過程中有經驗也有教訓,通過悉心地梳理總結,在不知不覺間,他已成長為一名優秀的合同管理人員。從此之后他又先后成功組織完成了項目全廠保溫、彩板封閉等一系列的合同簽訂工作,并在隨后的工作中逐步接管了項目幾乎所有分包合同的管理工作。

              不畏艱難,勇挑重擔

              公司作為一個國際工程公司,除了與業主的合作外,與當地各類分包商的合作也是必不可少的。我們在印度境內的施工部分,主要就是依靠這些當地的分包商來完成。在塔爾萬迪項目,公司先后與80多家本土分包商進行過合作。因此在合同執行過程中難免會與其產生各種各樣的合同分歧、爭議、索賠,甚至是法律訴訟或仲裁等等一系列讓人“頭大”的事情。塔爾萬迪項目的主要分包合同完成簽訂之后,常向忠便負責起了項目商務管理中的一塊“難啃的骨頭”——所有分包合同的索賠與反索賠工作,專門處理與分包商的各類“疑難雜癥”。因此,他參與并主辦了塔爾萬迪項目幾乎所有與主要分包商的索賠與反索賠工作。

              從此之后,分包商資源閑置、 Labour罷工、物價上漲、額外工作拒絕施工、量差調價等等一系列的索賠工作便成了他工作中的“家常便飯”。為了能夠妥善處理這些索賠,他以現場的施工需要及公司利益為核心,以合同為準繩,堅持原則,靈活處理。從此便開始了一段在談判桌上與各個分包商唇槍舌戰,斗智斗勇的經歷。在這一過程中,他曾先后主辦并處理了項目上土建、機務、電熱、保溫等專業各個分包商的索賠訴求,解決了分包商提出的近20億盧比(約2億人民幣)的索賠額。他從這一系列的索賠與反索賠中總結了我們管理方面的不足,吸取了經驗教訓,反過來對我們的合同文本的不足之處進行了修改完善,同時對公司的分包管理提出了各種有價值的建議。他善于思考總結,他結合項目分包索賠的實際情況,制作了項目的索賠與反索賠的培訓課件;以分包索賠過程中的經歷體會,撰寫的論文《調價公式在印度火電站施工索賠中的應用》獲得了2014年電力工程造價管理優秀論文三等獎,并在《中國電力企業管理》上發表。

              現在他又主責了項目上與KSS Petron和Power Mech兩大分包商的仲裁案件,索賠額近28億盧比(約2.8億人民幣)。作為法律訴訟/仲裁案,我方律師對項目案件來龍去脈的了解程度以及我方應訴資料的準備程度將直接決定了我方法律訴訟文件以及我方法律應對工作的質量。

              KSS Petron的仲裁案件是塔爾萬迪項目的第一個仲裁案,之前我們沒有任何印度仲裁案方面的經驗可以借鑒。常向忠在整個案件中既是學習者又是案件的直接參與者。在整個案件的過程中,他不斷地把與分包商的所有信息以及工程情況詳盡地與我方律師進行交流,同時嚴格地按照律師的要求組織準備應訴材料。仲裁庭正式成立之后,為做好春節后的庭審應對工作,2014年春節的大年初一,他仍與律師一起在辦公室組織整理仲裁資料。此外,常向忠還勇于承擔了該仲裁案我方唯一的證人,多次接受對方律師的直接質詢。為做好質證工作,他仔細研究了我方及對方所有的訴訟材料,與律師一起推敲揣摩關鍵點,每次庭審前與庭審后都與律師進行積極的溝通探討,總結得失,制定應對策略等,最終圓滿地完成了質證工作,并得到了我方律師的好評。 

              沒有令人驚心動魄的事跡,有的只是平凡崗位上的默默堅守;沒有令人耀眼的成就,有的只是普通崗位職責的恪守;沒有扣人心弦的故事,有的只是電建鐵軍人的那股勁兒?!按掖移咻d海外路,悠悠年華獻國際”,這便是常向忠的成長之路,一個合格共產黨員應有的忠誠與擔當。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日本v不卡在线高清视频